快捷搜索:
想到曾经走过的路明早起来还要再走一遍李鱼不

想到曾经走过的路明早起来还要再走一遍李鱼不

李淳风愕然扭头,看向袁天罡:师兄,你说什么? 袁天罡掐着指诀,沉声说道:天降奇物!若有人能得此宝,用之得法,则你我所推演之未来天下,未尝不可变! 李淳风骇然:什么东...

过了好半晌李鱼才察觉出那光是从洞外照进来李

过了好半晌李鱼才察觉出那光是从洞外照进来李

袁天罡一脸凝重,急忙阻止:且慢!泄露天机,不是等闲之事。陛下慎重! 李世民露出不快之色,讥诮地道:若是天机不宜泄露,你等苦学揣摩天机之学何用? 李淳风见龙颜不悦,恐...

而三井一夫猛的双手扼住自己的喉咙在他惊骇的

而三井一夫猛的双手扼住自己的喉咙在他惊骇的

日国,东京都郊外,三井家庄园中。 此时的三井家,在外面看来一片祥和,内里却每个角落都布满了穿着黑色制服的精锐保镖。这些保镖荷枪实弹,气质肃然。看着根本不像一般私人保...

现在雪代家的所有财产和银行账户估计都被冻结

现在雪代家的所有财产和银行账户估计都被冻结

你是什么人?胆敢擅入我紫藤忍族?找死吗?紫藤泷一浑浊的眼睛一眯,一股杀气就铺天盖地而来。这位大强者积蓄了数十年的杀气,如同渊海一般,无穷无尽。 老师,他就是....紫姬...

小木屋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那个声音无比沙哑

小木屋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那个声音无比沙哑

她如同一道闪耀不停的黑影般,在夜幕之下,快速闪动。她的两条修长大腿非常有力,每一次弹跳,都能从这座房屋顶上跳到另外一座房屋上去。 一边跑,紫姬心中越冷。 因为背后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