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我没有把任何人当白痴只不过有些时候过程其实

 还有那楚休如果仍旧要为难我江家的话,还望卫大人到时候帮我江家说几句公道话。”
 
    县官不如现管,江家虽然在魏九端面前留下了一些印象,不过底层的巡察使也是要结交的。
 
    原本楚休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但奈何这楚休太贪,那他们就只能舍近求远,去结交卫寒山了,大不了把生意挪到商州府一部分。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无法无天
 
    三日之后,楚休直接把杜广仲他们三人都找来,并且让他们带上现在巡察使堂口麾下所有的江湖捕头和捕快,集结到齐城外。
 
    杜广仲三人闻言顿时一惊,连忙问道:“大人,你这是准备要?”
 
    楚休淡淡道:“三日的时间到了,我给了江家时间,到时候就要看江家如何选择了,如果江家做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那就抱歉了。”
 
    杜广仲三人顿时浑身一冷,看楚休这幅做派,他们便知道楚休所谓的抱歉是什么意思了。
 
    只不过对于楚休的决定,三个人根本就连劝阻都不敢,只能听命去做。
 
    靠威胁所建立权威好处就只有一点,那就是在短时间内可以让手下的人不敢有半句的废话和违逆,
 
    伍思平等人的尸体可是才刚刚下葬,他们可不想去步伍思平的后尘。
 
    再次来到齐城江家内,楚休带着人步入江家大宅,不过这一次却是连迎接的人都没有,江西晨等人看到楚休进来,甚至连身都没起。
 
    楚休也没有在意,他只是淡淡道:“江家主,三天的时间,不知道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江西晨直接淡淡道:“抱歉,楚大人的要求在下恕难从命,关中刑堂是的护卫我关中之地一方平安这没错,但却并不代表我关中之地的武林势力便要对关中刑堂卑躬屈膝,任其掠夺!”
 
    楚休眯着眼睛淡淡道:“江家主,这便是你考虑三天之后的结果?
 
    我那十分之一的家产也不是白要的,你江家主在建州府偷偷摸摸干的那些事情瞒不过别人。
 
    我这个人其实是很好说话的,只要我拿了东西,你们江家在这建州府所有的生意我都会罩着,也用不到像之前那般偷偷摸摸了。”
 
    江西晨直接冷喝道:“楚休!就算你是关中刑堂的巡察使也不能血口喷人!我江家什么时候干偷偷摸摸的事情了?
 
    况且关中刑堂一向都是靠证据来说话的,你现在这般说话,有证据吗?”
 
    江西晨面对楚休可是十分有底气的,对方的后台楚源升并不会插手关中刑堂内部的事情,而他江家内部也是把一切走私的证据该隐藏的隐藏,该销毁的销毁,可谓是比谁都清白,哪怕是现在他们放开了让楚休查,楚休也查不到什么的。
 
    只不过因为楚源升的关系,江家倒是不能对楚休怎样,方正元死了没人管,但楚休这个刚刚到任的巡察使死了那是一定会有人去管的。
 
    这么短的时间内连死了两名巡察使,其中有一个还是‘关中大侠’楚源升介绍来的人,上面不派人查那才叫奇怪呢。
 
    不过不杀楚休却不代表他们会放任楚休在这里嚣张,今日过后,江西晨便准备联合建州府所有的武林势力,一齐抵制楚休,让他这个巡察使名声丧尽!
 
    关中刑堂审核巡察使也是要看政绩的,你一个巡察使在属地都已经名声丧尽了,可想而知关中刑堂对你的印象会如何,轻者训斥,重者……甚至会被直接拿掉巡察使的职位!
 
    看着眼前江西晨那前恭后倨的姿态,楚休摇了摇头,叹息道:“江家主,三天前我跟你说过,希望你做出一个理智的选择,可惜啊,最终你还是做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来。
 
    你不是要证据吗?那好,今天我就给你证据。”
 
    说着,楚休从空间秘匣里面拿出一堆矿石一样的东西扔在地上,冷声道:“这是产自北燕的珍品矿石夺淬金,乃是明令禁止走私到其他国家的。
 
    齐城江家蔑视刑堂法规,走私违禁物品,坏我关中名声,罪责当诛!”
 
    江家的众人都已经惊呆了,包括杜广仲他们都没想到,楚休这简直就是在明目张胆的栽赃陷害!
 
    脾气暴躁的江耀直接站出来,指着楚休厉喝道:“楚休!你这是把我江家的人当白痴还是要把关中刑堂当白痴?
 
    你等着,这件事情没完!我江家可是跟魏九端大人有旧的,今日过后,我江家必定要去魏九端大人那里告你一状,让你这种人当关中刑堂的巡察使,简直就是乱来!”
 
    一声不屑的冷笑忽然传来,但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当那笑声落下之时,楚休的手便已握在了他那柄红袖刀之上!
 
    血炼神罡凝聚成的刀芒出鞘,青龙出海,刀势冲霄!
 
    一瞬间,瑰丽的猩红色刀芒便已经充斥着整个大厅内,速度快到了极致,力量也是强大到了极致。
 
    在场的众人谁都没想到楚休竟然会忽然出手,包括杜广仲等楚休的手下都是如此。
 
    只不过楚休这袖里青龙的这一刀实在是快到了极致,快到了等江耀反应过来时,那刀芒都已经到了他的身前!
 
    “御!”
 
    江耀甚至来不及拔剑,他直接双掌拍出,青灰色的罡气轰然爆发,凝聚成了一个罡气盾,想要暂时阻拦楚休这一刀。
 
    但血炼神罡之威却不是他能够想象的,他那罡气盾在楚休这一刀面前甚至连瞬息都没能抵挡,直接就被楚休这一刀所斩碎,轰然一声罡气爆响出来,江耀直接被楚休一刀斩飞,胸前巨大刀痕往外冒着鲜血,死活不知。
 
    楚休拎着红袖刀,冷声道:“我没有把任何人当白痴,只不过有些时候,过程其实不重要,结果才重要,今天我灭了你们江家,那我说你们江家走私违禁品,你们便走私违禁品,我说你们勾结邪魔,你们便是勾结邪魔!
 
    你们做没做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说你们做了,你们才做了!”
 
    江西晨的眼中露出了愤怒之色,但更多的却是悔意跟惊恐!
 
    他之前对待楚休一直都是用对待正常巡察使的态度来看的。
 
    直到现在他才知道,楚休跟那些人的不同。
 
    方正元找他江家的麻烦还要按照规矩行事,调查之后取证,有了足够证据后这才会动手。
 
    而对于楚休来说,他的行事方式简直就是无法无天,没有任何的规矩!
 
    楚休转身对还愣在哪里的杜广仲等人道:“还愣在那里干什么?江家内这些罪人,不能放走一个!”
 
    杜广仲等三人咬了咬牙,反正现在他们三个都已经算是上了楚休的贼船了,全都有把柄在楚休的手中,哪怕楚休把事情做的再过分,他们也一样要跟着做。
 
    于是乎三个人也只得拿出信号箭,直接走出议事厅放出,城外那些埋伏好的巡察使堂口武者立刻便进入城内,顿时引起了齐城内大部分武者的注意。
 
    要知道关中刑堂除了有一些大任务,很少会有这么多武者一起集结的,此时他们还以为是齐城内来了什么凶名满天下的魔道凶徒呢。
 
    江西晨咬着牙道:“好好好!楚休,看来你是早就准备要对我江家动手了,那好,今天我江家就奉陪到底!”
 
    话音落下,江西晨便准备召集江家所有武者一起抵挡楚休,反正不能坐以待毙。
 
    不过就在此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却是忽然传来:“且慢!”
 
    议事厅外,一名身穿青色长袍的老者走了进来,须发皆白,脸上满是皱纹,身上的气息模糊的很,但却透露出一股腐朽的味道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