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只要他们做的隐蔽一些不留下明显的证据在事情

  江家的人很客气的将楚休迎入主厅内,江西晨对率先进来的刘成礼拱拱手道:“刘大人,你可是有些时日没来了,不知道这次来有何贵干?”
 
    建州府内,江家最为熟悉的江湖捕头便是刘成礼了,之前他这齐城就是归刘成礼管辖的。
 
    刘成礼指着身后的楚休道:“这位便是我建州府新任巡察使楚休楚大人。”
 
    江西晨等江家的人刚想要去拜见,不过在看到楚休的实力之后他们却是都愣了一下。
 
    显然他们也没想到这位新来的巡察使竟然只有外罡境。
 
    不过江西晨也没有露出过多意外的表情,他只是笑呵呵道:“原来是楚大人当面,当真是罪过,楚大人上任时太过低调,否则我江家肯定是会亲自送上贺礼的。”
 
    江西晨这话当然只是客气,楚休就算是再低调,建州府就这么大,新任的巡察使上任了难道江家还能不知道?只不过他们压根就没有这个打算。
 
    楚休无所谓的摆了摆手道:“江家主客气了,我关中刑堂护卫一方,都是形式上的东西,有没有都无所谓。”
 
    江西晨笑呵呵道:“楚大人无所谓可以,但我江家却不能无所谓。我这里立刻备上酒菜,楚大人还请入座。”
 
    看到楚休的态度还算是和蔼,江家的众人也都是松了一口气。
 
    他们就怕新任的巡察使也是跟上任巡察使方正元那样,油盐不进、软硬不吃,那样他们才头疼呢。
 
    楚休摇摇头道:“吃饭先不着急,其实我这次来是想要江家帮帮忙的。”
 
    此言一出,气氛顿时便有些紧张起来,其他江家的人都害怕楚休说出要他们江家帮忙调查上任巡察使意外身亡这类的话来。
 
    江西晨倒是神色寻常道:“楚大人有事直说便是,只要是我江家能够帮上忙的,我江家是绝对不会推辞的!”
 
    楚休笑了笑道:“好说,其实我这次来是来找江家主你化缘来了。
 
    关中之地的情况江家主你也知道,北燕、东齐、西楚这三地的武者和商队,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人都汇聚在这里,导致整个关中之地是龙蛇混杂,还引来了不少想要趁乱得利的魔道凶徒。
 
    我关中刑堂护卫这一方平安可是很不容易啊,这些年来可是没少牺牲,就比如上任巡察使方正元还有不久之前我麾下的江湖捕头伍思平,这些人可都是为了保护关中而因公殉职的。”
 
    其他江家的人听到方正元这三个字都是有些微微紧张,不过江西晨倒是面色不变,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位新上任的巡察使并不是为了方正元一事而来的,要不然他也不会把伍思平加上。
 
    伍思平到底是怎么回事,外界的人看的很清楚,这位桀骜不逊的江湖捕头以前做事可是小心翼翼的,绝对不会轻易犯险,结果这位新的巡察使刚来伍思平就因公殉职了,天底下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只不过这种伍思平一事就跟方正元一事一样,没有证据只有怀疑是没用的,民不举官不究,反正只要没人去查那就是绝对安全的。
 
    所以和江西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楚休说的‘化缘’两个字上,他不由得问道:“楚大人的意思是?”
 
    楚休淡淡道:“很简单,我关中刑堂守卫一方安康,但手下的弟兄们可是连手中的刀剑残破了都舍不得换,听闻江家富庶,甚至在齐城都有江半城这种称号,所以在下这才厚着脸皮,想要请江家主支援一些。”
 
    江家的人一听到楚休这么说,顿时都是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打秋风的,既然是这样那就好说多了。
 
    在其他地方,如果地方的武林势力被朝廷的人如此打秋风,那他们自然是十分厌恶和抵制的。
 
    但在关中之地,九成九的世家立足在关中都是靠跟其他三国的人交易。
 
    关中刑堂把持着他们的命脉,所以跟关中刑堂打好关系是很有必要的,别说是打秋风了,江家送给魏九端的那清心暖玉佛甚至花费了整个江家五分之一的财产,算是大出血了。
 
    上任巡察使方正元为什么死?不是因为他贪,而是因为他不贪。
 
    现在楚休主动伸手管他们要东西,这可是好事情。
 
    所以江西晨立刻找来一名下人,耳语的了几句,转过头来对楚休道:“楚大人放心,我江家身在关中这么多年,也受到了关中刑堂的庇护这么多年,是应该为关中刑堂做一些贡献了。”
 
    过了片刻,一名下人便拿着一个锦匣走了过来,江西晨将锦匣放到楚休的面前,带着笑意道:“楚大人请笑纳。”
 
    楚休打开锦匣,那里面装的是一排手指大小的紫金条,还有两瓶丹药。
 
    江西晨一伸手道:“紫金二百两,五转丹药养灵丹两瓶二十颗,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楚休看了一眼锦匣里面的东西,拿起一根紫金条把玩着,看着江西晨淡淡道:“还真是小小意思啊,江家主,你莫非把我楚休,当成要饭的了!?”
 
    “砰!”
 
    楚休一巴掌将锦匣甩飞到一边去,这突然间的爆发顿时吓了众人一大跳,就连杜广仲等人都没想到楚休竟然就这么当场跟江家的人翻脸。
 
    江家那边的一众人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怒容来,楚休这种举动根本就是在打他们脸,像是江耀这样脾气暴躁的立刻便要发作,但却被江西晨给拦了下来。
 
    江西晨脸上的笑容已经收敛,他看着楚休冷冷道:“楚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楚休冷声道:“什么意思?二百两紫金和两瓶五转丹药打发一个外罡境的武者倒是够了,但你打发得了整个建州巡察使堂口二百多名江湖捕头和捕快吗?”
 
    江西晨的压抑着眼中的怒色道:“那楚大人你想要多少?”
 
    楚休淡淡道:“不多,你们江家家产的十分之一。”
 
    一听这话,江西晨顿时气极反笑道:“楚大人好大的胃口!人家都是狮子大开口,你这一开口简直比恶龙都狠,嘴巴一张就要我江家十分之一的家产,凭什么?”
 
    楚休淡淡道:“你们江家财大气粗,给掌刑官大人送寿礼都能一次性拿出五分之一的家产,现在我这位巡察使难道还不值十分之一?”
 
    江家所有人都能看出来,楚休这根本就是在无理取闹。
 
    拿出整个江家五分之一的财产去给魏九端做贺礼,那是因为他们江家有魄力,狠下心来换得一个庇护。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江家在建州府虽然还算是大势力,但放在整个关西之地就很不起眼了。
 
    但当初江西晨力排众议,拿出五分之一的家产买了一座清心暖玉佛送给了魏九端后,他们江家立刻便脱颖而出,成为了整个寿宴之上最出彩的人物,而魏九端也的确是对江家送的礼物表示很满意。
 
    其他人看到了魏九端的态度,便知道这是魏九端记下江家这个人情了,所以等闲也不会去招惹江家,这也使得江家在这几年里顺风顺水。
 
    当然例外也是有的,就比如那方正元便不在乎魏九端的态度,非要跟他们为难,而江家想要把方正元调到其他地方也不可能。
 
    虽然魏九端记下了江家这个人情,但却并不代表江家说什么,魏九端就会做什么,因为这只是一个人情,而不是交易,魏九端想给才会给,魏九端不想给,他们也不能去要。
 
    江家若是直接派人去找魏九端,请他把方正元调走,那魏九端绝对会把江家的人打出去,并且认为江家不识抬举。
 
    什么时候一个小家族也敢插手巡察使的任命了?简直是不知死活。
 
    所以那时候方家才选择兵行险招,除掉方正元,只要他们做的隐蔽一些,不留下明显的证据,在事情报到魏九端面前时,魏九端才会让人不要去查江家,否则死了一个巡察使,按照惯例应该是要严查的。
 
    这一连串的事情下来,他们给魏九端送寿礼的钱早就已经赚回来了,这笔买卖做的是相当的划算。
 
    而再看看眼前这楚休,他虽然是巡察使,但却只是一个新人,最重要的是他只有外罡境。
 
    一个外罡境的巡察使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好处和益处?这点江家人想不到,所以楚休一上来便要江家十分之一的家产,那便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了,那就是痴心妄想!
 
    此时就连那些一直都显得犹犹豫豫的江家长老都想翻脸了,但这时江西晨却是猛然一挥手,制止了他们接下来的话。
 
    看着楚休,江西晨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道:“楚大人,你要的东西太过珍贵,在下必须要禀报老祖之后才能再做决定。
 
    况且江家十分之一的财产也不光都在齐城内,有的在外界,需要时间来凑,不知道楚大人可否宽限三天,三天之后,我江家必然会给楚大人你一个答复的。”
 
    楚休深深的看了江西晨一眼,道:“那好,我就给江家主你三天的时间,希望三日之后,你会做出一个理智的选择。”
 
 
------------
 
第一百六十章 江家的底气
 
    PS:感谢书友绯鸿女巫三万起点币的打赏、惬意晨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齐城外,楚休回望了江家一眼,淡淡道:“怪不得这江家能够在建州府崛起,这江西晨是个角色。”
 
    杜广仲点点头道:“没错,这江家昔日都敢对方正元动手,的确是胆大包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